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troublemag | February 19, 2017

Scroll to top

Top

潮波 Trouble

chaobomona-siteTOP

LITTLE TROUBLE IN BIG CHINA

潮波 Trouble recognises the value of publishing our best arts content in two influential 21st century languages, Chinese and English. We aim to publish as much of our current content as we can translate here in the near future. Look for the 潮波 tag to find all 潮波 Trouble content.

A recently published fashion shoot by Scarlett Casciello, and an interview with singer Katie Noonan are presented here as a sample of good things to come.

 
 

市场 TO MARKET

摄影师 (photographer) Scarlett Casciello

美发师 (stylist) Sabina Vitter
发型和化妆 (hair & makeup) 王红 Wang Hong
时装模特 (fashion model) Juan Zhao
@ Longteng Beijing
 


See also – scarlettcasciello.com
 
 
 

凯蒂.诺南 – 爱是一部马戏
(KATIE NOONAN – Love is a Circus)
 

by Steve Proposch 斯蒂夫-庞柔珀兹

 

早在1998年, 一个从布里斯班来的小小的独立流行乐队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同名专辑‘乔治’。乐队由凯蒂-诺南 (Katie Noonan)主唱兼弹电子琴, 凯蒂的哥哥泰隆(Tyrone)和声,弹奏吉他和电子琴, 杰夫-格林(Geoff Green)为鼓手, 尼克-·斯图尔特(Nick Stewart)为吉他手,低音由杰夫-胡顿(Geoff Hooton) 弹奏。2000年胡顿离开乐队后由布罗-姆利(Paulie Bromley)取代, 此后乐队在接下来的几年之间继续创建实力型专辑, 最终在2002年发行了他们的白金唱片 Polyserena。

 

虽然‘乔治’成员仍然实际上保留在一起作为一个团体, 但从2004年12月他们在布里斯班的最后一次演奏后, 乐队成员已经逐步脱离乐队,忙于他们自己的个人项目。 凯蒂可以说一直是这段时间里最忙的一个 ,生机勃勃地涉足于爵士乐,流行音乐和古典音乐中并获得广泛的赞誉, 她把一个世界上最纯净又多才多艺的歌声带到其崭新而又卓越的高度。

 

巅峰之一是一部神奇而美丽的歌集, 基于早期澳大利亚女性先驱的书信, 由凯蒂在2012年设计并作曲。歌集成了与现代马戏团 Circa 合作的基础, 在其帮助下融合成一个了不起的剧场剧片, 称为 ‘马戏团爱曲’, 剧片收到如潮好评, 在阿德莱德的卡巴莱节(Cabaret Festival)和墨尔本的 Spiegeltent 节中均场场爆满。

 

今年‘马戏团爱曲’ 回到在阿德莱德梯级公园举办的‘超凡喜乐之园’舞台上(2月13日- 3月16日), Trouble 麻烦杂志欣然趁此机会, 采访了这位非凡又多才多艺的表演家。

 

SP: 您好凯蒂——我们为您去年和 卡琳-斯楚奥 (Karin Schaupp) 在 卡斯曼 (Castlemaine) 皇家剧院演唱的‘来自南方天空的歌’ 的精彩表演而赞叹不已。非常感谢您同意为我们做这次采访。

 

KN: 非常感谢您——我爱极了那个华丽的空间…那是世上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

 

SP: 您不拘一格, ,融合各种流派和风格, 并与许多同行的表演家和作曲家合作。就您显然地拒绝套入任何平整的音乐分拣台而论,您如何描述自己的这种风格呢。

 

KN: 对我来说音乐仅是关于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之间的连接。流派和风格对我根本不重要。只要它来自一个正直和诚实的地方, 那就是我真正在意的。 为此我很感激自己能够和许许多多来自不同派系的音乐界的精彩艺术家合作。我近来的酷爱是与来自不同媒体的艺术家合作, 像视觉艺术、舞蹈和马戏, 并感受自己受到的挑战和启发。

 

SP: 您有没有感到对某种风格的音乐相比其他任何风格的音乐有某种特殊的亲和力?

 

KN: 我的初爱是古典音乐。然后是流行和摇滚, 再是爵士和民族。 介于这些音乐之间的某个空间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流派完全不存在的璀璨空间。

 

SP: 您母亲的歌剧生涯一定对您选择个人的职业道路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您能告诉我们一点关于您的家人和那些早期的经典嗓音训练吗?

 

KN: 我的妈妈和爸爸是很好的父母, 他们向我和我哥哥泰隆介绍了一个神奇的受音乐影响的世界, 主要是古典和爵士乐。妈妈玛吉同时是一个音乐老师, 所以在她的生活里, 她见过太多咄咄逼人的父母, 她肯定没有把泰或我推到任何一个特定的音乐道路上。她只是支持我们的选择, 教我们唱歌和钢琴, 并鼓励我们做到最好。我对文学和好歌词的喜爱来自我父亲布莱恩,他是一个极好的记者和作家。

 

SP: 根据太阳先驱报在2013年对您的同辈进行的民意测验中, 您被置于澳大利亚前20名最好的歌手列表中。 列表包括包恩-斯科特(Bon Scott), 迈克尔-哈琛斯(Michael Hutchence) 和古榮木而 (Gurrumul) (学究式地讲, 尼尔-芬恩 (Neil Finn)当然是来自新西兰, 而比吉斯乐队, 则来自英格兰北部, 严格地说不能被包括在澳大利亚人的列表里, 不过当然我们很爱他们;)。您能说出几个澳大利亚歌手中, 您个人认为是“最伟大”的么?

 

KN: 排在我列表的最前面的当属琼-萨瑟兰夫人(Dame Joan Sutherland), 文斯-琼斯(Vince Jones)和阿奇-罗奇(Archie Roach)。我非常荣幸能够被包含在列表中——太令人惊异了!

 

SP: 与马戏剧团 Circa 合作的剧片‘马戏团爱曲’,再次带您到新天地去表演一部实地戏剧片。您能提供一些关于这部特殊歌集叙事的背景吗?

 

KN: ‘马戏团爱曲’的灵感来自国家博物馆的一次名为‘爱令牌’的展览。罪犯会在便士——令牌——上为他们离弃的爱人刻字和图像 。这种对爱与失去的意象立即捕获我的想象……作为一个女人和母亲, 我深深的感到自己不得不去探索这些故事。我很快就发现,第一批女囚犯的生活是我们历史上不幸很少被探索过的一部分。我的研究领我到全国各地游走, 对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女性了解得越多,一个可爱的音乐世界开始浮现, 一首歌循环着弦乐四重奏、钢琴、低音提琴、吉他/班卓琴。

我想添加一个视觉元素的希望, 引发了世界著名的当代马戏集团 Circa的参与 ——他们的董事长亚戎-李佛兹 (Yaron Lifschitz )和 本-那坡通(Ben Knapton), 以及三个杰出的表演家, 杂技/特技演员 梅丽莎-诺尔斯(Melissa Knowles), 杰西卡-沃德(Jessica Ward) 和凯特-蒙次(Kate Muntz)。我觉得我们已经创建了一个令人着迷的通往这些勇敢又坚忍的女人的世界的开始。

 

SP: 您是否发现‘马戏团爱曲’的成果令人惊奇? 并且/或者通过这种方式的表演, 您有没有学到什么新的东西吗?

 

KN: 歌唱实际的真实的女人,并把他们的来历唱出生命是非常特别的。能够了解这些女人我感到非常荣幸…他们真的很强大又令人感悟! 与 Circa 的团队一起工作, 并看着这些故事如何地转化为他们身体的一部分, 很让人陶醉。它们有着如此不同的方言。这也让我感到自己极其的不健壮又不灵活!

 

SP: 您似乎很喜爱作曲的叙事元素——您能详述一下您对那些可能影响了您的作品或对您的生活产生了某种影响的故事性歌曲吗?

 

KN: 乔妮-米切尔(Joni Mitchell) 是其中一个对我有最大影响力的歌曲家。她真的是一个叙事女王,她的故事吸引着你,带着你走入一段旅程。坦白地说,几乎我听的所有音乐都在某种程度上对我有影响。 对于我自己的歌曲写作,我只是试图尽可能地做到诚实, 当歌词出来时尽力不去编辑/判定自己。在你的歌词中展现你的私人世界有可能很可怕, 但我觉得这是唯一真正的连接方式。

凯蒂·努南 (Katie Noonan) 和 Circa 将于2014年2月13日至3月16日在维多利亚南部的阿德莱德(Adelaide) 梯级公园东阳台表演‘超凡喜乐之园’ —— gardenofunearthlydelights.com.au

 

MK_landscape01sitetop